《442》盘点:英伦史上14枚曾经惊艳一时的旧队徽

最爱搞盘点的权威媒体《442》推出怀旧盘点系列,除了为球迷们罗列出超过百年的英伦足球史上总共14枚曾经惊艳一时的俱乐部旧版队徽外,还会展示出史上10款可能连死忠球迷都永远不想再看见的奇葩队徽。

或许是怀旧的谈资,或许是对博格坎普的思念,但这枚队徽绝对是阿森纳的巅峰象征。虽然这个队徽的设计的确很繁琐复杂,但毫无疑问,这种不完美反而增添其魅力,大量的设计元素让它感觉比现在沿用的队徽要更丰富不少,现在的队徽看起来反而过于“干净”。

俱乐部辩解说,随着阿森纳在2002年搬离海布里球场,作为旧时代的一部分,队徽有重新设计的必要,多年以来他们持续修改此前的设计,以至于一直无法对其进行版权保护,倒不如在队徽上做一次彻底的改变。

我们选择的这个队徽(1998-2001年)是1990-2002年期间使用过的5个相似的队徽当中的其中一个,之所以我们愿意投下这神圣一票是因为队徽的设计者没有多此一举地在“枪手(The Gunners)”添加到具代表性的加农炮之上。

不同于最新的队徽有其商业目的考量,这款90年代的设计有哥特式风格的痕迹,配搭上雪花式的纹理,但最最重要的是,它一点都不卡通。

布莱克浦在历史上有着像海边人(Seasiders)和橘子(Tangerines)这样截然不同的昵称,也导致他们的队徽一直在改变,但无论是海边人还是橘子的元素都从未呈现在以往的队徽之上。早年布莱克浦的球衣胸前先后有过盾型队徽、字母交织组合图案,甚至还曾有过没有队徽的日子。最令人困惑的是,现任老板卡尔-厄斯顿(Karl Oyston)的父亲欧文-厄斯顿还曾经在队徽里弄出一个海鸥在红玫瑰中飞翔的图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布莱克浦历年来使用过的一众队徽中,最奇怪的要数1979-1987年所使用的这款LOGO。

如果你能说得出来这枚队徽是海浪之上的布莱克浦塔(Blackpool Tower),要么你真的聪明绝顶,要么你在作弊,要么你就是疯了。这个队徽看起来像是诺丁汉森林的LOGO和一个箭头的混合体,如果你说它像是市中心的健身馆里出现的一些资源回收利用的环保海报都不为过。

不过,我们始终认为这款LOGO应该成为如今俱乐部新版队徽的一部分,因为没有比这款令人困惑、表达含糊、没有太多背后内涵的队徽更好地展现出俱乐部目前在职业联赛系统里的处境。

伯里是英国国内一众足球俱乐部中常年采用传统盾徽的球队之一,既然这款早年的版本如此受欢迎,为何不一直使用呢?

除了有红玫瑰外,或许是队徽的形状和字形的原因,整个的设计上多少有些俄国风的元素。在1974年正式使用这枚LOGO前,伯里曾经经历了球衣胸前没有队徽的7年尴尬。1973年随意找了一颗星星充数之后后,俱乐部终于等来的一款有创意的设计。(此处应有掌声)

当下狼队正在使用的队徽不仅抢眼,而且在极简的构图当中虽然少了一丝80年代款的“险恶眼神”,却又依然能令人生畏。

即便回溯到70年代初期的这个版本之中,我们依然能感受到俱乐部对“狼性”一以贯之的追求,可见这非常符合他们在那些年的特性。

这款队徽中的两个字母“W”(Wolvehampton Wanderers的首字母缩写)的贯穿连接,构造出了一个菱形钻石表面的视觉效果,理应成为俱乐部的象征。加上一只跃动的野狼为LOGO整体的设计增添了活力,令这款设计成为俱乐部后续几十年进行球衣设计改进的灵感源泉。

可惜的是,后来狼队将这款队徽一分为二,被保留的连体“W”依然出现在左胸前,但那匹孤狼变成了一家三口的野狼家庭,正在跑向右胸球衣制造商LOGO的半路上。尽管俱乐部名宿乔治-贝里(George Berry)带领着俱乐部在70年代末成绩蒸蒸日上,但都难掩球队的队徽从一个时尚的符号“堕落”成一款土气十足的乡村板球队队徽。

2012年,切尔西在安联球场点球击败拜仁慕尼黑后,赢得了队史上第一座欧冠奖杯,同时也是第一家赢得欧冠的伦敦俱乐部。

尽管在决赛中无法出场,但队长特里依然穿着全副“武装”,带领队友们一同举起冠军奖杯。见证这座冠军的不仅是球衣上的队徽,还有藏在特里心中这枚俱乐部最原始的LOGO。

这款70年代的剑桥联队徽算是极具代表性,因剑桥大学而文明的这座城市,其俱乐部也多少需要点文化气息来加持。一个正在阅读《剑桥百科全书》的足球,恰如其分地将这项运动和这座城市的书卷味完美结合。

但这个爱读书的足球却始终无法流行起来,起用一年后即被修改调整。而在三年后(1977年),随着罗恩-阿特金森(Ron Atkinson)为球队赢得第四级别联赛冠军后带着队长布兰登-巴特森(Brendon Batson)转投西布朗,这款LOGO更是彻底被弃用,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已经是历史灰烬的奥尔德肖特FC(Aldershot FC),在1992年以奥尔德肖特镇的身份成为了“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所以一只在火焰中复活的神鸟是他们最恰当不过的队徽“主角”。

这款队徽随着奥尔德肖特在2004年正式成为职业俱乐部后被重新改造,艳丽的火焰和舞动的凤凰被一款色调柔和但华丽的新LOGO所取代。不过我们还是觉得旧版LOGO虽然略显卡通化但却绚烂夺目,而且俱乐部的昵称“shots”(双关语,有射门和开火之意)如此直截了当地放在LOGO上,感觉甚为霸气。

沃特福德的70年代简约风LOGO设计可能是布伦德福德新队徽的灵感来源,但要注意的是,小蜜蜂和大黄蜂还是有所区别的。事实上,这是沃特福德第一款将他们昵称放进队徽里的设计,呈现出来的效果十分漂亮,以至于1971-72赛季短暂停用后又马上出现在了球衣胸前(重新起用的版本有些微修正),相信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和歌手罗德-斯图尔特(Rod Stewart)两位俱乐部死忠对这款LOGO都大为支持。

可惜的是,这款美感十足的LOGO随后被一支可笑的卡通大黄蜂所取代,而目前沿用的这款LOGO的“主角”反而更像是一头麋鹿。

你看看这只知更鸟,我们并非说“愤怒的小鸟”剽窃了布里斯托尔城的设计概念,但这只鸟真的眼中带有怒火。单凭一只愤怒的小鸟是不足以成为一款经典队徽,但加上小鸟背后的布城当地美丽的克里夫顿吊桥(Clifton Suspension Bridge)就是代表之作了。

这款设计曾一度“自豪”地引领布里斯托尔城走进80年代,直到1983年被俱乐部封存了数年。尽管在1986年再度被起用,但没有了背后的盾型外框,整体看起来不再像以往那般令人印象深刻,而且这只愤怒的知更鸟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成熟不少。

也许是我们都喜爱90年代设计的缘故,但在我们看来,这依然是斯文登的标志性队徽。有传闻说他们俱乐部打算重新起用这个十年前被换掉的经典LOGO,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假消息。

这个队徽看起来或许更像是一个休闲中心的LOGO或者是杂牌壁球球拍之类的牌子,但它就是一款简约、有动感的超棒设计。如果你不同意,你敢对着当年穿过斯文登小短裤的格伦-霍德尔说嘛。

莱斯特城目前略显华丽的队徽早在1992年就开始使用,在这25年来不过是进行多次局部的调整罢了。在此之前,莱斯特城历年选用的队徽甚少有令人满意,甚至在1983年推出这款LOGO的前几年,甚至还起用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设计。

对于这只“行走的狐狸”,其实球迷当中还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见,有人喜欢这款与众不同的设计,但有人则认为这完全是一款糟糕透顶的失败之作。我们认为这款设计绝对比现在的“带围脖的狗”队徽要更抢眼球,而这样一个基本而简单的设计能唤起脑海中的一个充满了画面感的场景:你在荒凉无比的道路上向车站蹒跚前行,只为赶上回家的那趟夜班车。她说她需要些许空间,如今空床只剩冷意。下一班车还有34分钟,我只有等待,手中的烟卷燃烧着,但我对她的回忆并没有成为灰烬。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只剩下马路对面一只匆匆路过的狐狸,与我四目对望。

A:“哥们,都已经1983年了,别再听《Thriller》(迈克尔-杰克逊于1982年推出的专辑),别再玩滑板了。我们有第一个客户,赶紧开工吧。”

B:“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4个字母加一只喜鹊,多么言简意赅的设计。”

A:“棒!不过哥们,那是字母N、U、F,以及下面的一个N,合起来可不是纽卡斯尔足球俱乐部(Newcastle United Football Club)的缩写吧?”

这款并非是朴茨茅斯的传统队徽,而且在庞贝球迷当中也并不太受欢迎。(庞贝目前的队徽和最初使用的队徽最相仿)但它毫无疑问是了不起的一款设计,看,就连前庞贝球员米基-奎因(Micky Quinn)都同意。

这一款LOGO抛弃了沿用超过100年的月亮和八角星作为主题,从军港历史悠久的象征符号中借鉴而来的是一次彻底背离传统的设计,其出现只不过是为了防止那些不法商人通过盗用原有的LOGO来窃取俱乐部的经济利益。队徽中的一把利剑和船锚象征着这座和空军以及陆军有着密切的关联性,只是用利剑和船锚刺穿足球,看起来似乎有点多此一举。这款LOGO还有一个版本(1982-83赛季使用),不同的是,被刺穿的足球被月亮和星星所取代。

在前迪士尼CEO、现俱乐部主席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的指示下,朴茨茅斯正在重新设计他们的队徽。但就我们认为,这款利剑和船锚的奇怪组合应该不会重现。

相比起去年那款新版本的主角是一只带着假睫毛的怪物(向俱乐部1950年代使用的LOGO致敬)这款以一只望向镜头的猫头鹰为“主角”的队徽才是队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一款队徽设计。

毫无疑问,第一名具备了所有怀旧的条件,正是这款设计背后的艺术效果,令那些年的球迷们产生如此深厚的情感共鸣。这款无框单一主体的设计,浑圆但棱角分明,时髦但经久不衰,这款LOGO辨识度和受欢迎程度之高,几乎看不到有人会不喜欢它,我们真心希望当年这枚LOGO的设计者还能一直领到版税。

这款设计前后共有3个版本,第二个版本(1984-1995年)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俱乐部首字母,对色调的调整看起来有些许迷幻。在千禧年前夕,谢周三时隔四年后推出回归传统的第三个版本,在新增的盾型外框之内,不仅让扭头看镜头的猫头鹰再度成为主角,还在其下方添加了俱乐部缩写“SWFC”以及创队年份。

少即是多,这正是我们喜欢上图这款(19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经典LOGO的原因。尽管已经远离我们的视野长达二十多年,但从未被球迷们所遗忘。

这八年间所使用过的3个队徽都糟糕透顶,这不是英国政府的普通中等教育证书学习课程(GCSE Learning Programme)吗?拜托当初就不要一直在打磨一坨粪球,直接丢掉换一个不就好了嘛。

“爹利犬”这个昵称直到上世纪60年代才出现,因此在1969年我们看到了这个模糊一团的犬型物体。如果你能接受得了约翰-卡朋特(John Carpenter)的科幻恐怖电影《突变第三型》里面的异形狗狗,那么这只爹利犬看起来还不错。

你或许认为顶端的红色指甲花是新事物,不,从1974年就已经开始用了。花了两年时间,他们才为了契合俱乐部的昵称而加入了两颗樱桃,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糟糕点子。除非范加尔自己搞起一家俱乐部,否则我们很难再看到有球队如此自豪大方地将一对蛋蛋放在他们的队徽上。我们希望这样有个性的队徽能“重现江湖”!

如果不是狗熊的颜色有别于身后的那棵树,你可能会怀疑那头狗熊是不是基因突变了。

从1993年1月到1993-94赛季结束的这18个月里,伯顿先后起用了两个“短命”的队徽。这两个队徽都有一位感觉准备要奉上啤酒的酿酒师,假如这是一个啤酒节广告我们真的不会怀疑。不知为何,这个队徽甚至比他们现在的队徽还好一些。

这是富勒姆历史上的第一个队徽,“农场主”的农场真真实实地出现在队徽当中,但是为何墙裂了?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